木鐸書聲 | 高一年級讀書征文優秀作品展示(四)

發表時間:2020-06-09 09:16

1.jpg

高一(4)班

劉子宜


讀書格言:

夫風生于地,起于青萍之末。



埋玉之地聞啼鳥?

《水滸傳》我曾讀過五遍,大致也明白了,作者所想描述的、貫穿全文的線索,就是“忠義”。

不過,依我拙見,這本書中的“義”算不得真正的大義,書中叱咤風云的人物也并非都是什么仁人義士。我所見到的梁山,擁有十分森嚴的等級觀念,只要入了梁山,一個人就失去了肉體和心靈的雙重自由。換一個說法,這里大概不是一個忠義堂,而是一個濃縮的朝堂,以至于更甚。

這本書在濃墨重彩渲染了宋江、吳用等擁有話語權的領導者之后,對待其他人就顯得有些單薄無力。一百零八將例除了幾個主要人物,其余的成員似乎有一個可悲的共同特征---粗魯,愚鈍,又無知。即使表面上稱兄道弟,但實際上,他們內心死心塌地認同著的宋江,似乎是高高在上俯瞰眾生的王。他們對宋江毫無保留的付出,對這個所謂的“及時雨”言聽計從,以至于最終被當做對方無量前程的墊腳石也心甘情愿。這大概是水滸傳中一個極大的悲劇。

也許這讓人有些意外,但梁山伯的“大義”有時的確必須建立在百姓痛苦之上。在這里最能證實我這個觀點的人物大概就是李逵了。我不否認他本人的憨厚率真,但是每當想起他在劫法場、逛燈會時那樣滿不在乎地砍殺無辜百姓的模樣,對待這樣一個人我無論如何也難以喜歡得起來。作為讀者所擁有的“上帝視角”自然高于全書構建的世界觀。即使自然代入一般也只會借助著筆更多的主角視角。倘若是反向將書中的世界加于現實世界,情況就會截然不同。沒有人會看到英雄。所見的只有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罪犯,手持大刀毫不顧忌砍倒本與他素不相識的無辜百姓。如果這樣的人出現在現實中,只會是一個窮兇極惡、不辨是非的神經病、殺人犯。

2.jpg

我還能見到的,是一群為了抬高身價毫無原則地夸大自己的人。水滸的世界觀是有“神”存在的,作者對角色的美化、神化行為被體現得淋漓盡致。他們擁有缺點,但在作者的筆下總能被渲染成個人獨有的可愛之處---他們可能會犯錯,但是最后一定能轉變為“義舉”,一定能夠被世間容忍。比如梁山泊騙取秦明入伙時,打著“替天行道”的梁山好漢們竟然對著一城無辜的百姓露出了獠牙。殺害一群無辜的百姓,卻要將責任全部推卸給身為朝廷命官同樣無辜的秦明。另外,騙取楊志入伙的手法同樣卑劣又無恥。喜愛和信任楊志的小員外因此被李逵殘忍地殺害。我想,如果這樣的行為可以被稱為“義舉”,說明這蒼天就是有眼無珠。

說到這里,內心又想起了古詩中的一位真正的無名小卒。他只是泛泛紅塵中的一粒塵土,沒有108天罡地煞與生俱來的光芒。但他又是一個真正追求正義的人。朝廷派來的小官吏克扣了他應得的東西,而他沒有退讓,僅此而已。但那個所謂的領袖,眾星捧月的宋江卻選擇處死他去向朝廷謝罪。為什么?只是害怕朝廷不再招安,自己的欲望得不到滿足。在我看來,宋江才是個真正的無恥小人————諂媚、自以為是、不分黑白。這種時候的及時雨,總是莫名其妙地想不起“兄弟”了。

當然,這本書里也不乏很多可愛可敬的人。有人性之丑,就有人性之美。阮氏三杰最終只余一杰,但逝者沒有失去尊嚴,生者也在最后獲得了心靈的自由和安然;入云龍公孫勝,尚未功成便獨自隱退的結局讓人惘然,但他獨有的明智孤傲和心靈上的潔癖讓我忍不住肅然起敬;又如女將扈三娘的烈性和自尊,在那個重男輕女的時代也在戰長沙市留下了翩然英姿,有力反駁了世俗的偏見。他們交織出了真正的“大義”,也為冰冷的梁山染上了幾抹亮色

正如全文最后所言,“千古蓼洼埋玉地,落花啼鳥總關愁”。的確,他們都不是主角,也不過是留下寥寥數筆的云煙過客。想到這里我不禁又陷入了沉思:如果,我們的目光愿意在易逝的“落花啼鳥”上停留片刻,而不是僅僅拘泥于難以尋覓的“蓼洼埋玉”上,不只是一本《水滸傳》,這個風云變幻的世間,大概能讓人解讀出更多。


評語:小作者《水滸傳》讀了五遍,這是非常難得的事情,足見對這本書的熱愛,同樣,也一定在這么多遍閱讀中,有自己獨特的感悟。本文通過對書中“義”的解讀,來探討人性的美丑,見解深刻。(指導老師   曾媛媛)


地址:江蘇省淮安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安瀾北路9號           電話:0517-83832019 郵箱: